新浪财经讯 7月20日,人工智能芯片第一股寒武纪在科创板上市交易,开盘当日股价高开低走,开盘价250元,市值达1000.25亿元,较发行价股票大涨288.26%,股价最高点达每股289元,股价大涨348.83%,随后股价开始下挫,截至发稿,股价为215.22元,股价较最高点已降幅达25.53%,目前市值861.1亿元。

  对于寒武纪股价高开低走,也在预料之中。筹划IPO期间,寒武纪就因募资不及预期备受争议,寒武纪在外界看来是典型的烧钱公司,研发投入远超同期营收。针对此次科创板IPO募资金额,寒武纪还在上交所的回复函中表示称初步估计未来3年内,除募集资金以外,仍需30-36亿元资金投入研发项目。

  寒武纪成立至今尚未盈利,业务结构和商业模式仍处于变化中,主营业务依赖大客户,暴露较大经营风险,丢失华为海思业务,也让外界对于商业前景产生担忧。

  对于丢失华为海思业务,上市首日股价高开低走,曾任中信证券高级副总裁、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容向新浪财经表示,寒武纪自身商业化能力不足,太依赖单个大客户,华为去年订单锐减对于寒武纪的影响非常大,但寒武纪背后输血团队非常强大,依然可以存活。后来调整了商业策略,发力云端训练芯片,云端训练芯片是和投资人联想捆绑。从长期来看,这家公司规模还在初期,有着很好的发展前景。

  张孝容认为,就具体投资角度而言,企业要讲究估值和业绩。目前市场对寒武纪的预期有点偏高。寒武纪只有进一步加速地发展,才能和现在的股价相对应。投资者希望它的业绩有大的增长,这就需要企业在未来的发展中逐渐兑现。

  7月7日,寒武纪公布本次发行股票的战略配售名单,OPPO战略投资1.01亿元,联想北京、美的控股和OPPO将战略投资寒武纪,投资金额分别为8040万元、2亿元和1.01亿元。这也让外界对于寒武纪如何保持营收高增长增加了新的期许。

  陈天石身家超284亿元  公司披露信息不足

  随着寒武纪成功上市,85后董事长陈天石个人财富水涨船高。招股书披露,陈天石作为实控人,持有寒武纪约1.2亿股股份,持股比例高达33.19%。按照目前市值计算,陈天石身家已超284亿元。

  寒武纪董事长、CEO陈天石曾担任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及博士生导师,成立短短4年,其招股书显示,在寒武纪的6次历史增资中,最后一轮在2019年9月,增资15.5亿元,公司现金流充裕,账上资金宽裕。累计融资金额超45亿元,增资方不乏阿里创投、科大讯飞、中科院转化、湖北联想等企业和资本方。

  根据招股书显示,2019年末,公司总资产46.68亿元,其中货币资金3.83亿元,银行理财产品38.99亿,合计约42.79亿,占总资产比例92.31%,公司总负债仅3.1亿元,并没有有息负债。

  寒武纪上市之后,其产品发展稳了吗?张孝容称,可以分开两方面来看,一方面是产品设计和制造,应该是基本稳定的。寒武纪新一代7nm云端智能芯片思元290预计2021年将形成规模化收入,边缘智能芯片思元220及相关加速卡预计在2020年内实现规模化出货;另一个是商业化能力,制约寒武纪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商业化能力,规划中的产品能否快速的按预期实现商业化发展,目前公司披露的信息有点不足。

  寒武纪成立于2016 年 3 月,公司主要为AI场景提供底层基础和算力支持。主营三大业务,分别是终端智能处理器IP、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和智能计算集群系统,三大业务分别对应的是手机、服务器和物联网产业。

  今年上半年,寒武纪三大主营业务之一的终端智能处理器IP 授权业务预计收入约仅为 500万元至 550万元,预计同比下降约 82.77%至 84.33%,主要原因是预计从华为海思取得的终端智能处理器IP 授权业务收入同比下降较大。

  而寒武纪尚未盈利背后是较大的研发投入。数据显示,2019年寒武纪营收约为4.44亿元,而研发投入为5.43亿元。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为8.13亿元,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142.93%,2017-2019年,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.73%、205.18%和122.32%。

  针对此次科创板IPO募资金额,寒武纪还在上交所的回复函中表示称初步估计未来3年内,除募集资金以外,仍需30-36亿元资金投入研发项目。

  公司对研发人员的依赖度也较高,研发人员已占公司总人数近八成。截至2019年底,公司拥有研发人员680人,占员工总人数的79.25%。

  业务结构发生较大变化  营收H1预计仅8600万 

  根据招股书,2017-2019年,营收分别为0.08亿元、1.17亿元和4.44亿元,后两年增幅达到1392.05%和279.35%;但公司净利润分别为-3.81亿元、-0.41亿元和-11.79亿元,同期扣非净利润分别为-0.29亿元、-1.72亿元和-3.77亿元,连续三年持续亏损,累计亏损金额超过16亿元,且整体亏损呈扩大趋势。

  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营收约为8200万元至8600万元,同比下降约12.24%至16.32%,净亏损预计为2.1亿元至2.3亿元。

  公司成立至今仅4年,业务结构也发生了较大变化,终端智能收入锐减,云端智能芯片业务依靠关联销售,营收比重快速上升,市场化营收大幅下滑,此外公司存在依赖大客户风险。2017-2019年,公司终端智能处理器IP实现许可销售收入771.27万元、1.17亿元和6877.12万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8.95%、99.69%和15.49%。

  2017-2019年,寒武纪对华为的销售金额分别为771万、1.14亿和6366万,占IP授权业务比例分别为100%、97.94%、92.56%,该业务对华为海思的依赖性非常大,但是到了2019年,公司对华为销售额下滑43%,主要是因为华为海思自主研发芯片处理器架构,除已达成的合作外,华为未再继续采购寒武纪终端智能处理器IP产品。

  今年上半年华为海思取得的终端智能处理器IP 授权业务收入同比进一步下降,预计收入约仅为500万元至 550万元。

  2019年,公司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实现规模化出货,销售收入7888.24万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17.77%。其中向关联方中科曙光销售加速卡 6384.43 万元,关联销售占比为 80.94%,关联销售占比相对较高。

  随着人工智能应用的普及,企业、科研机构及政府对人工智能计算能力的需求不断上升,2019年,公司实现相关销售收入2.96亿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快速上升为66.72%。

  (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陈彦旭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彦旭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